要是如果我不能創作許多故事,也許至少我還能寫上許多的我自己。

Sunday, October 2, 2016

沒辦法退出《Cafe Society》之間

「Unrequited love kills more people in the year than tuberculosis.」

然後,或者誰都明白,得不到的永遠最好。

Thursday, December 31, 2015

必須放過自己

忽然想起表哥一句萬用金句:「我連自己心情都照顧唔到,重邊有時間照顧佢感受。」

Tuesday, November 17, 2015

她的行動一定會隨著次數的增加而變得更加激烈

「當然雪哈拉莎德知道鑰匙換新的事之後非常失望,但同時也鬆了一口氣。心情感覺就像有人走到身後,為自己卸下了沉重包袱那樣。她想這麼一來我可以不用再去那家闖空門了。如果鎖不換的話,一定會一直繼續侵入那裡,而且她的行動一定會隨著次數的增加而變得更加激烈。而且遲早將面臨不可收拾的局面。當她在二樓的,可能家人中的誰突然有事而回家來。那樣的話她會無處可逃。也沒有辨解的餘地。總有一天一定會發生這種事。終於可以避免那種毀滅性事態了。或許應該感謝--雖然從來沒見過--他那擁有老鷹般銳利眼睛的母親。」

〈雪哈拉莎德〉 《沒有女人的男人們》村上春樹

Tuesday, November 3, 2015

不同的彼岸

我輕輕的感到愉悅
因為你重複難過至極的人經歷的所作所為
因為
你以為這會讓你感到開懷一點
你以為

我裝作若無其事
用白天的雲去遮掩天黑的雨
我以為 這會讓我輕鬆一點

無辦法踏過的痕跡
無辦法走出去的圈圈
我(與你)一樣以為閉著眼睛說摸不到障礙物
你(和我)一樣覺得世界都應該在彈指之間
所以
我們以為我們可以選擇
我們以為我們可以掌握
以為我們可以找到跑到海的另一邊的辦法

沒事的
一直會沒事的
揚帆的船把我送去對岸
你也有越洋的快艇
只不過

我們矇著眼睛
走向互不相干的彼岸涼著同一片清風同一個月亮

Sunday, September 27, 2015

變成一片灰

忘了是那個時候了
我拉著誰跟我去尋找那個或者可能會找到你影子的地方
然後
我覺得自己成為了灰色的一片

又是那個特別的時候
我拉著一群人去找尋那個有你的地方
然後
那麼有一塊無缺一塊的背景音樂
有什麼沒什麼的畫面
那雙不敢對準目標的眼睛
他問我那是不是你
他問我
那到底是不是你
我一樣變成灰色的一片
在我找到你以前
你都離開了

後來
我發現原來沒那麼困難
事情沒太複雜

我還是一樣的放棄你
你也一樣的放棄了我

最後
但才知道
我還是情願變成一片灰

那樣比較好